河南股票资讯门户

炒股还是炒屁股?——财经名利场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后台有两周没打开了,打开就发现被问房地产的炸了。无法一一回答,包括这两天黄奇帆的讲话,我能说的,说得清的都已经成文了,点击我公众号右下角的按钮,可以找到房地产的合集(多点点不会怀孕)。
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本篇的封面是财经郎眼的一期节目,郎咸平专访郭美美和她妈妈。其中有一段是郭美美的妈妈解释其财产来源合法性的,原话是说在1990年在几个月内,用几万块的本金,获利达到几百万。这是什么概念?


姑且我们以100倍来算。我粗略推算一下:

1月:2016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买入湖南天雁,翻倍出。

2月:10块买入江阴银行,20块出。翻倍。

3月:11块买入西部建设,22块出。继续翻倍。

4月:13块买入冀东装备,39块出。涨三倍。

5月:16块多买入北京科锐,33块出。还是翻倍


2×2×2×3×2=48倍。就算是50倍吧,那还需要郭妈妈一开始就放杠杆,而且一直保持加一倍杠杆的模式操作。这样,才能几个月几万到几百万。于是坊间哗然,说这支获利百倍的个股,一定很奇特,她炒的不是A股,是屁股。



只要开过户的,都无法相信A股有这样的股神。但是,郎咸平居然对这种说法暗示相信。当时大家还只是推测动机,但是当P2P开始跑路,泛亚开始散户时,一切便洞明了:所谓的财经砖家学者,只要给钱够了,什么都敢说,什么都敢干。


一开始大家都以为,砖家只是要钱,然后发现不对,他们是先要名,然后要钱。但这还只是开始,后面还有要色、要吃要喝。就郎教授前后结婚6次,还和小三打官司要回房产。


叫兽如此,首席亦然。这几天中金的一个首席,想潜女下属,偷腥不成丢了饭碗,让一句“这是个名利场,你愿意吗”红遍大江南北。大有盖过去年四季酒店29秒的势头

上次29秒概念股曲美家居来了个涨停,但是这次中金黄金怎么没有涨停呢?太不正常了。


有句话是这么说的“权力是春药,金钱是淫媒”。财经圈是权力和金钱的交媾所在,所以,名利双收美人坐怀便是个人追求的常态。不见装神弄鬼的李大霄,出门拍个照都要一堆美女簇拥在旁边,否则怎么对得起他十亿的网红身价呢?


不管是中金的首席黄劫,还是什么阴大、阳大证券的首席,和叫兽们骨子里想的都是同一件事:夺权加薪睡女人。


这么说可能会有券商的不服,那我们来看看普通研究员。大家经常可以看到什么机构调研票,一家公司一个季度有几百家机构来调研。董秘辛苦还是研究员辛苦。很多研究员的年终总结可以这么写“201X年不是在调研,就是在调研的路上”。尼玛,我就想问问,有没有带过小三一路旅游一路啪?有没有带过实习生出去半路下手?我听过最恶心的版本是:男研究员半夜悄悄起来换房睡。不服给你贴个类似的新闻

叫兽、首席、研究员扯完了(研究员好的比例大)。接下来扯企业。


徐总舵主没有进去之前,就疯传,泽熙出美女。即使总舵主在低调也会留下痕迹。

而在他倒台后,飞入寻常券商家的堂前飞燕,更加证实了这一点。我个人曾经先后见过4个自称在泽熙工作过的女性,颜值不在二线明星之下。


至于卖方销售,那就更加普遍了

别以为只是中资的有,美资的一样有。MD在会议室大战实习生,结果被扫地大妈撞到了,这也是原原本本发生在投行的事情。


夜深了,用一个老梗来结尾。讲的是一位现在在投行风生水起的御姐。


某投行资深女神,当年傍着四大行的某高级高级高高级干部,进了总行叉叉重要部门。后来,高级干部风雨飘摇,女神又火线睡了所有可能晋升的潜在几位,保了自己的饭碗。

之后几位领导为了关系和睦,把她送进了投行。据说此女甚爱office震,一年四季都是裙装。瓶迁有幸见过两次,真真都是裙装
讲完了,我真的没有上车过。我觉得男人还是要创个业的,不创个业,怎么能去一些办公室溜达溜达,见识见识。


来个文言文版本给新关注者压压惊:

有女颜如舜华,入司蒙恩宠,获位于要列。

后恩主树倒,凤落旁支,几经辗转入投行。
坊间所传,终年裙不及膝,甚喜座榻行欢。
某幸得一瞥,风韵不可附加,名副其实也。
幸甚至哉,段以咏志。



最后,我想让大家思考一个问题:

为何这些不拿自己钱炒股的人,可以随随便便艹别人的屁股?


大抵,炒股分成几个境界。炒个屁股、炒个屁、炒股。前者是赚市场以外的钱、中间是被炒屁股的各种艹、后面这个炒股,才是七二一中的二一,不再被艹的交易者。


晚安!



举报 | 1楼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