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东方财经】贷款买房,这类人有福了!

东方微银 2018-04-15 11:58:02


住房贷款利率会不会上涨,纸币是否会消失...... 你关心的问题,都有答案了。3月9日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,副行长易纲,副行长、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就“金融改革与发展”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。



纸币要消失?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!


移动支付在我国发展得如火如荼,2018年将会有什么新的进展?


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  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宋雅宁/摄


周小川回应要点:


  • 2017年,人民银行组织了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的研究项目,经过国务院正式批准,目前在组织大家推进。


  • 数字货币的发展既是有技术发展上的必然性,未来来讲可能传统的纸币、硬币这种形式的东西会逐渐缩小,甚至可能有一天就不存在了,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。最近和业界共同组织分布式研发,进行多种方案,和市场共同合作来研发数字货币。


  • 数字货币是一种有多种可能的体系,本质上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、快捷性和低成本,也必须追求安全性和保护隐私。


  • 数字货币在某些方面引起很多议论,也出现很多风险,价格出现很多的波动。主要是有一些技术应用没有专注于数字货币在零售支付方面的应用,而跑到了虚拟资产交易方面。虚拟资产交易我们认为这个方向需要更加慎重,虚拟资产交易从中国的角度来讲,也不太符合我们金融产品、金融服务要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方向。


住房信贷收紧: 住房贷款利率仍处于比较低的水平


2017年以来,多个城市住房信贷政策明显收紧,个人住房贷款额度偏紧、利率上升,今年住房信贷政策还会有什么新的变化?


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  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宋雅宁/摄


潘功胜回答要点:


  • 虽然2017年和今年的1月份个人住房贷款的增长有所减少,但是它仍然是比较快的增长,可以满足市场的合理需要。


  • 关于住房贷款利率的问题,房贷利率是略有上升。但从稍微长一点的周期来看,它仍然处于比较低的水平。商业银行综合考虑负债端利率上升和房地产的风险溢价,对住房贷款利率自主进行定价,扩大利率的浮动区间,总体上符合利率市场化的要求和趋势。


  • 人民银行会督促商业银行严格落实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,对住房贷款执行差别化的定价,积极支持居民特别是新市民购买住房的合理需求。人民银行长期以来一直坚持审慎的房地产信贷政策,我国的房地产信贷质量总体上良好,房地产金融风险是可控的。


房地产金融风险: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房地产贷款不良率不到1%


目前房地产金融风险的状况如何?


潘功胜回答要点:


  • 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房地产贷款不良率不到1%,整体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是1.85%,这是含政策性银行的,除掉政策性银行是1.74%,显然房地产贷款不良率的水平好于整体贷款的不良率水平,其中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只有0.3%。


  • 我国在住房贷款的发放上长期以来一直坚持比较审慎的政策,平均首付比在33%以上,去年新发放贷款的平均首付比在37%,这在国际上是非常审慎的住房信贷政策。


  • 我们也关注到个人住房贷款、家庭部门杠杆率增长速度有点快,个别的房地产企业可能在财务方面比较激进,会有一些风险。


资本外流管制:公开且透明


政府是否将放松对资本外流的管制?


潘功胜回应要点:


  • 在2017年年中,我们四个部委对外发布了《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指导意见的通知》,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政策已经非常公开化和透明化。


  • 在过去几年当中,外汇管理微观市场监管的着力点,主要是打击虚假欺骗性交易,打击地下钱庄,加强跨境收支的真实性申报,加强金融机构的合规性监管等。


金融对外开放: 趋势还会继续加大


下一步对于金融业的对外开放,央行有什么具体的打算?


周小川回应要点:


  • 在过去的 5 年里,我们有“沪港通”,后来又有“深港通”“债券通”,这些都是金融市场上的对外开放。这些开放,也意味着中国在货币可兑换方面逐渐迈出坚实稳定的步伐。预计这种开放的趋势还会继续加大。


  • 对外开放也是实体、金融机构、金融市场参与者在开放的环境中逐渐成长,逐渐在开放中体会自己的角色、发挥作用和体会国际竞争的过程。


此外,还有这些要点:


【加息】


过去全球范围内的数量扩张和低利率可能逐渐将告一阶段。


中国广义货币的总量在经济体中已经相当大,在追求质量型增长的时候,就有可能减少过去大量依靠资金支持的这种增长方式。


关于美联储将加息的问题,我们看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是依据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,要进行综合考量。同时,跨境资金流动是比较平衡的,在这方面我们要继续推进资本项目平稳的可兑换,同时也要防范风险。


【外汇市场】


在过去几年当中,在外汇管理微观市场监管上,我们加强了外汇市场微观监管,管理的着力点主要是打击虚假欺骗性交易,打击地下钱庄,加强跨境收支的真实性申报,加强金融机构的合规性监管等。


这些微观监管措施不会因周期变化而发生改变,它会保持在不同周期的标准一致性和稳定性。


【外汇储备下降】


第一,汇率折算的问题。2月份美元汇率指数上升了大概1.7%。


第二,资产价格的问题。国际市场债券价格指数出现下跌,美国、欧元区和日本股票市场基本上都下跌了4%到5%。主要是这两个因素导致了我们2月份外汇储备规模有所下降。


【人民币国际化】


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 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宋雅宁/摄


人民币国际化,应该说主要的政策该研究的都已经研究了,今后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


政府方面或者说从央行的角度,在资本市场和全球主要资本市场的连通方面,可能还有进一步可以做的事情。整个金融市场其他方面的连通也会有所增强。


另外,中国是稳步地、渐进地推进资本项目的可兑换,可兑换以后,还存在着一些个别方面的限制,这些限制也会逐步有序放开,放开以后,人民币国际化还能够进一步地向前迈进。


【货币政策】


松紧适度主要是看对实体经济而言,能不能够得到各个方面有效的支持。能不能够创造一个防风险并且能够平稳推进金融改革的外部环境。从流动性角度来讲,主要是看市场利率是不是平稳,整个的超额准备金水平是不是合适,各方面的指标是不是在合理的范围内,这就是我们对“松紧适度”的考量。


市场的深化和金融的创新,使得像M2这样的指标跟经济的走势的相关性变得比较模糊,有的时候预测性也变得比较不确定。


针对这种新的问题和新的情况,针对新时代的高质量发展的要求,我们要更注意盘活存量,更注意优化货币信贷存量的结构。


如果M2和名义GDP增长速度基本一致的话,从广义货币供应量的角度来讲就是不松不紧,如果M2大于名义GDP的增长速度,货币政策就偏松一点,如果低于就偏紧一点。观察是这样观察。但是,假定条件是金融市场的结构、金融产品的结构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
更重要的指标,应该说还是要观察像是通货膨胀率和就业这样的指标,我们光观察GDP有时候是不够的,还是要看物价水平和就业水平,从这儿来衡量货币政策的松还是紧。再有就是今后慢慢的大家的关注点可能逐渐从广义货币的数量变化,慢慢转到对于价格的关注,到底市场上这个价格在什么水平,通过统筹考虑价格水平和通货膨胀率来看待货币政策是松是紧。



来源:转自中国经济网

很重要的提醒

更多惊喜活动,记得扫码哦!长按二维码,选择“识别图中二维码”即可。



Copyright © 河南股票资讯门户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