融资1000万 他弃蚂蚁金服股票转互联网理财 日交易4千万

铅笔道 2018-09-03 06:19:40

玛瑙湾创始人陈达伟


文| 铅笔道 记者 唐郡


导语


“小舍小得,大舍大得。” 陈达伟对这句话深信不疑。


他说,截至目前,他的人生有3次舍弃。


第一次是放弃浙大保研资格,选择留在埃森哲工作,父母差点跟他拼命。结果工作一年后,他被选聘为国际专家,远赴澳洲工作多年。


第二次,他辞掉工作加入蚂蚁金服,月薪只有原来的1/3,父母又差点跟他拼命。6年后,他手握价值近千万的阿里股票。


2年前,蚂蚁金服即将上市,他再次选择放弃价值几千万的蚂蚁金服股票,创立互联网理财平台”玛瑙湾“。“这次全家人都要跟我拼命了。”


如今,他还无法评判这第三次舍弃是对是错。



注: 陈达伟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

做个“乱世英雄”


“‘房谋杜断’,我做了前半部分。”说起在蚂蚁金服研究院的日子,陈达伟总会这样形容。


2009年,他加入蚂蚁金服研究院担任院长,花名“房玄龄”,人称“房院长”,后又负责组建投资部。2013年,他主导入股天弘基金,助力业务团队创立余额宝。


次年,余额宝年化收益率达到顶峰,约6.7%,之后收益率逐渐下滑,东方财富网旗下天天基金网抓住机会,迅速推出不少债权、股权基金产品。陈达伟深感痛失良机。


随后,陈达伟被调去担任总裁助理,工作内容以写PPT和接待重要人士为主,他觉得自己像是公司的高级行政助理,真正参与项目的机会便少了。“这不是我喜欢的方向。”


就在此时,余额宝给互联网理财市场带来的改变却在持续发酵,P2P网贷等理财平台层出不穷。


陈达伟注意到,由于监管尚不清晰,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及BAT等互联网巨头轻易不愿涉足;现存的互联网理财平台则“良莠不齐,坏人不少”,跑路事件时有发生。


“互联网理财正逢‘乱世’”,他想趁机圈地当个英雄。“哥作为一个好人出来,做给你们看看。”


2015年6月,陈达伟向其老板井贤栋(现任蚂蚁金服CEO、时任蚂蚁金服总裁)提出离职,打算建立一家安全的互联网理财平台,为个人投资者提供风险相对较低、收益相对较高的理财产品。

一千万换淘粉吧流量入口


创业至今,有2个人曾让陈达伟动容。


一个是大学同学王泽标。提出离职时,陈达伟给王打了个电话。彼时,王在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做系统总架构和审计。接到电话,他的回复干脆利落:“我在出差,回去就离职。”


随后,王泽标率先离职,着手组建公司。6月15日,互联网理财平台——玛瑙湾注册成立。陈达伟正式离职则是7月6日。


另一个是淘粉吧(返利导购电商平台,新三板挂牌)CEO 刘俊。俩人曾是支付宝的同事,偶尔一起玩德州扑克。得知陈达伟离职创业,刘俊跟联合创始人万力立即找到他,希望能“一起干”。


彼时,淘粉吧用户量约五六千万,日活一两百万,双方合作意愿很快确定下来,陈达伟就做了个PPT,计划与刘俊等人商议接下来的合作内容。


会面地点是淘粉吧办公室,讲完PPT已经是晚上9点。陈达伟话音刚落,刘俊立立即表示:“房玄龄,你这人就值一个亿,我们打算投你2000万,占20%股份,你同意吗?”


陈达伟非常感动,但是没有同意。他当场退回1000万,提出更紧密的流量合作:“我用这1000万买断你的流量,这几个流量入口你留给我。”


他仿照当年淘宝给支付宝留出的流量入口,拿下淘粉吧App中的首页ICON、“我的理财”、“我的返利”及首页Banner等几个入口,率先解决了平台流量问题。

日交易1000万


2015年12月12日,玛瑙湾网站及App上线,陈达伟定下目标:2016年年底,平台日交易额要做到1000万。


上线后,陈达伟并未立即接入淘粉吧流量,种子用户多为亲朋好友。他计划花几个月时间测试系统,包括系统抗压能力、反应速度、服务可用率等。


第一笔交易由他自己买入,5000块。随后,朋友买了3万,交易额从5000元变成35000元,陈达伟激动得不行。上线第一天,平台交易额为13万。


春节后,玛瑙湾日均交易额为40~50万。陈达伟决定以灰度测试的方式逐渐接入淘粉吧流量。


他们导出10000个淘粉吧用户名单,通过淘粉吧向其推送玛瑙湾理财产品。测试首日,平台交易额冲破100万。当晚,团队每人多加了一个鸡腿,以示庆祝。


去年4月18日,玛瑙湾全面接入淘粉吧流量,当天交易额约700万,距当初定下的目标只差300万。


但这300万让团队努力了2个月。全面导流后,平台交易额并未出现爆发性增长,大部分用户仍然谨慎。“我观察你们很久了……”是微信后台留言最常见的开头。


陈达伟明白用户对资金安全的担忧。除了把关资产质量,他还设计了相对封闭的资金进出渠道,用户投资资金只能从同一张银行卡进出。


6月中旬,玛瑙湾日交易额首次突破1000万。陈达伟松了口气:“这下员工不会怀疑我是骗子了。”


此外,为了让平台不触碰资金,陈达伟与投资管理公司合作,后者买下资产并将资产及收益权在平台进行质押,随后将收益权转让给个人投资者。


陈达伟坦言,收益权转让“有点争议”,但一方面当时大家都这么干,另一方面他想让平台业务先跑起来,所以仍然选择了这种方式。

自上而下寻找优质资产


初期,平台理财产品以活期理财和定期理财为主,年化收益率约7.5%,期限最长为6个月。


上线后不久,陈达伟与天天基金网达成合作,将其基金产品放在平台上供投资者选择,平台收取一定的导流佣金。同时,基于基金产品,平台会为投资者提供资产配置建议。


去年年底,平台日交易额破2000万。喜悦之余,陈达伟感到一丝压力。“当时的资产供应能支持每天将近3000万的交易量,多了就不够了。”


在陈达伟的规划中,2017年年底平台日均交易量要达到8000万。以此推算,平台还存在将近6000万资产缺口。他必须不停找资产。


怎么找?陈达伟对比了2种方式: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。



好的资产藏在供应链里,扫街的方式不合适,他选择自上而下寻找资产。


陈达伟把自己的资源又翻了一遍。除了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,银行、信托、证券、保险、基金、投资圈,能找到资产的地方都被他一一扫荡。一个人找效率不高,他就发动在银行、券商工作的朋友一同找资产。每当找到新资产,他就拖上行李亲自做一次尽调。


截至今年3月,玛瑙湾每日资产供应量约6000万,除了标类金融资产,还有消费金融、供应链金融、物流、新车、二手车等一些非标类资产。陈达伟表示,所有资产都有担保和反担保措施,由前述机构承诺担保和回购。


当前,平台收益主要来自服务费,折算成资产的利差,约1%~2%。玛瑙湾官网显示,平台累计投资金额约75亿元,为用户赚取收益约7590万元。陈达伟表示,目前平台投资余额为22亿元,离万亿规模尚有漫漫长路要走


此外,陈达伟的目光不止于互联网理财,主动型资产管理、智能投顾都已在他的蓝图中,只是时机还未到,“这只是一个切入点。”


编辑   付文学     校对   赵芳馨

 阅读完莫急走
我是本文作者唐郡,一只关注互联网金融、大数据的学渣少女,相关行业创业者求报道,咱们微信聊聊:junjun_sweety。(加好友请注明公司、职位、事由哦)


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,或点击“阅读原文”,订阅节目。

Copyright © 河南股票资讯门户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