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股票资讯门户

再过3年,中国前20的富豪都是做这些的人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世界上所有的革命已经从工业化转移到信息化。为什么索尼、松下会破产?当你的工业越发达的时候,就会越快进入淘汰阶段。10大首富中有5个已是互联网人,而且再过三年,前20名富豪都基本全部会是做信息和互联网的人。


中国的BAT或者谷歌等等,都如同当时的爱迪生,在建一个电厂。爱迪生的公司是CE(通用),现在并不是现在世界上最大的公司,现在最大的公司是苹果、谷歌、微软等这样的公司。这个时代,只有通过互联网去创造出来的企业价值,才会是最大的,如同当时的电器厂商。


世界上所有的革命已经从工业化转移到信息化。为什么索尼、松下会破产?当你的工业越发达的时候,就会越快进入淘汰阶段。我们已经进入一个物质过剩的时候,我们过去会缝补衣服,现在是购买更多的服装,因为有了时尚需求。美国最有钱的人,最近30年基本是比尔·盖茨和巴菲特,工业基本已经不重要。


如果中国前面二十年的首富也许是房地产、汽车、信息产业等各行业的人,那么从去年开始,10大首富中有5个已是互联网人,而且再过三年,前20名富豪都基本全部会是做信息和互联网的人。


我来分享下投资的三个启发:


第一个启发:合伙人制度,更有前途


关于投资,以前我们做生意,投资一个工厂如果需要100万的话,5个人按照实际出资来做股份占比,但是未来,可能出大钱的人占小股,然后找到能干的人占大股。


如果你只是用更高的薪水雇佣对方,那么如果他够牛,他迟早会自己出去干。你只有运用合伙人制度,让他成为合伙人,他才会更努力地奋斗,企业形态才会发展。


第二个启示:做投资要有敢于冒险的精神


中国的BAT(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),基本都是拿美国VC(风投)的钱,比如马云的阿里巴巴他只占8%,马化腾只占腾讯10%的股份,李彦宏是百度17%的股份,这些企业都是钱都被老外赚走。但是这些公司为什么不拿或者拿不到中国的钱呢?国外的VC投资更敢于冒险,可能投10个项目才有一个成功,但就足够弥补其它失败的项目,而中国投资者希望第一个投的项目就会成功。


第三个启示:做投资者不要轻易干涉


传统有一个错误,投资者很喜欢看对方的财务情况,而国外VC尽量不干涉。腾讯最大的股东来自南非企业米拉德国际控股集团公司(MIH),占腾讯50%的股权,从来没有到腾讯公司去工作,也不干涉,甚至很多人忽略了它的存在。它当初用1260万美金从香港盈科手上收购股权,现在已经值4500亿港币了。



从1995年开始出现互联网,目前经历了三个阶段:


1、第一代是雅虎时代(1995年-2000年)


把报纸搬到网上来,做分类信息和人工编辑,对应的中国企业是搜狐、新浪。


2、第二代是谷歌崛起(2000年-2005年)


谷歌成为互联网的代表,以程序算法完成精准搜索。它为什么能够打败雅虎呢?因为那个时候要获取信息,你在雅虎就找不到了。谷歌把所有地信息综合在里面,通过复杂的算法、简单的输出,你想要什么,就给你答案。在中国对应的企业就是百度。


3、第三代是Facebook、Myspace的阶段(2005年-2010年)


它为什么能打败前两者呢?因为前两者和你根本没有什么关系。它们还不是真正的互联网,还没有把我们人和内容连接起来。在Facebook的时代,每个人已经成为内容的获取者,也是内容的贡献者。社交网络,人人参与。


在Facebook,每天可以浏览很多东西,也可以贡献很多内容,国内的微博就是同个类型,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互动起来。


以前,我们只会去三大门户做广告,是很呆板的。后来到了百度,是关键词的广告。现在通过微博微信获得用户,显得更为重要了。


2015年开始,是不是开始发生更大的改变?


门户时代,很多40、50岁的人都不用,但今天,像微信这样即时互动、人机合一的产品,真正把所有的人和信息连接在一起了。


Facebook只是PC和移动端的结合,但是,只有移动端的东西才是未来的方向,也才是中国人和石狮人最大的机会。


进入移动互联网,中国人第一次处于全球最领先的阶段。智能手机的覆盖率达到75%,中国的网民PC端有8个亿,预计2015年移动终端会有12亿。美国在移动端的普及还不如中国人,只有65%,印度只有16%,很多东南亚国家和巴西、墨西哥也只有百分之十几。中国第一次处于引领阶段,中国有小米、中兴、华为等这样为代表的公司帮助我们做出了更廉价的移动终端。


现在互联网处于什么阶段呢?


真正推动互联网发展的一定是:电子商务。


马云的阿里巴巴为什么值2800亿美金?所有的东西还是要回归到一个本质:电子商务,也就是赚钱。电子商务接下来要怎么用呢?还是要回到社交网路。PC更多是工具,手机让每个人成为节点,只是简单投放广告或者做官网的时代过去了。


互联网的一些特征:


1、物以类聚:


强者更强,快鱼吃慢鱼的阶段,互联网最后只会存在前三名。2010年,奥巴马第一次选举的时候,当时整个美国的民调显示他比麦凯恩并没有领先太多,但我们知道,真正投票的时候会发生重大的改变。奥巴马能大嬴,是因为他充分运用了社交网络,投票者会因为身边人的选择发生变化,当有互联网的时候,你会网上到处找相关资料,这里就会有个效应,就比如买股票,你们会去东方财富网看股吧的讨论,其实这往往是错误的,当你认为这个股票会上升的时候,你去网上找的时候,更多也只会看到支持的信息,会忽略掉那些不涨的理由,这是类聚效应。


2、众包:


Facebook去年收购了whatapp,花了120亿美金,whatapp员工只有55个员工,而且收入基本为零。为什么花这么大的费用呢?其实whatapp有几千万个用户都是他的员工,whatapp里面很多用户自己在搭建和交流信息,而whatapp根本不用付他们什么工资。


马云为什么强大?因为他也搭建了一个平台,上面有千以万计的卖家在里面自动添放内容,这就是通过免费的方式,让别人来为你干活,这是最有价值的。


3、分享:


当你在做一个服装网站的时候,有没有办法让你的顾客上去提交意见、体验,利用社交网络去分享购买体验呢?要知道,即使一个再小的东西,如果你能让人去免费传播,就非常有意义,每个人都是内容的创造者也是传播节点。


好比我们这次分享会,如果在传统时代,通过市政府的文件下发下去,是不是比较慢;但如果通过微博、微信把演讲信息分享出去,就会形成连锁反应,从一个节点传到另外一个节点,而且基本是零成本。


互联网的这三个特征,善于利用,抓住它们,我们就会事半功倍。


互联网发展到今天,已经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。往下创业,我们能做什么呢?


1、 先分享几个案例


案例1:美国UBER打车应用软件,市值将近400亿美金,是一家帮你简单地叫到出租车的公司。有时候你出行叫不到的士,它就把一些有车的闲置人链接起来,(在中国早期叫做黑车。国内滴滴和快的也是这个类型,他们各自的市值也有几十亿美元,它们两家希望烧更多钱,把对方打败,成为第一)。


案例2:美国Airbnb专业国际租房网,它把闲置的房子用互联网的方式出租出去,知道去年才开始流行。我们到巴黎住五星级酒店,一天要4000元人民币,但是很多巴黎人也要到美国旅行,他们的房子就空出来了,为什么不出租出去呢?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个干净的房子,只要1000元,我们何乐而不为呢?原来我们这个事情为什么做不成呢?因为不信任!但是现在因为有了社交网络,每个人都是用微信、微博登记,每个人都会很多数据。


当然,有房子的人怕出租出去,被弄坏东西、弄脏房间,怕被宰了。但是,你现在用社交软件进去,房东可以选择人,房东可以通过请求信息,去看这个人的相关信息,判断对方是否靠谱。而我们也可以选择评论良好的房子,因为每个房东下面会有无数评论:房间干净程度等等,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自由搜索。Airbnb改变了整个产业链,它每天产生的房源超过1000万套,超过世界上任何一家连锁大酒店的房源。


我们有无数的资源,会重新被改造。最近雷军投资的U+公寓,我个人也有参与了投资,它就是把闲置的住宅楼和工厂改造成青年公寓,由创业者共同管理,然后分配给创业者。这种方式未来会更多。


2、能够把复杂事情简单化,功能单一明确


案例:“美拍”。它让每个人可以圆导演梦。按照常规情况下,如果你要自己剪辑一条好的视频,你要有剪辑的机器,然后编辑,搭配音乐,而美拍非常简单,你负责拍下来,然后自动给你加音乐、加场景、加模式等等,就出来一个好作品。目前美拍视频时长10秒,以后会出一分钟、一小时等等。到那个时候,每个人都成为生活的导演。


案例:“Snapchat阅后即焚”聊天工具,每个人聊天24小时后,内容就会消失。


3、能够改造传统流程,颠覆固有模式


小米,为什么4年前开始创业,市值从0可以到400亿美金?雷军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么快。它靠什么成功呢?传统产业做手机,比如联想,它一开始会派出几十个专家去市场调查,然后根据反馈来的意见考虑做什么手机、定价多少、配置多少,然后专家的意见排到杨元庆台面,由他拍板,等到生产完,找明星代言,铺渠道,这就是传统模式。做服装的,也大概这个模式,先模仿各种款式,得出结论做什么款式,然后打样下单生产,再通过渠道销售。


而小米呢?雷军是先在微博发一个帖子:我准备做手机,大家来提意见。发烧友开始给意见,然后他综合大家的意见。这些意见比专家更中听、更权威,然后终于决定生产,但也不是盲目排版下单生产,而是通过让人预订,达成几百万台的预订完才投入生产。即使达到300万的预订,也只会先生产100万台,找到厂家生产完后,直接把手机快递到消费者手里。它不要专家、不要渠道费用、不要库存,哪怕它利润很低,但它反而能赚到钱,占领市场,这就是所谓的小米模式,把中间层全部去掉。我们做服装,可以考虑这个模式。


58同城原来是一个简单的分流信息,也就是报纸的分流信息。后来推出“58到家”,找保姆,直接找58,这就是所谓的OTO,所以叫58到家。国外没有这种模式,最关键的是,未来的服务业都将去掉中间层,这样就可以颠覆传统的产业。


要善于利用互联网的基础平台,打个比方,如果能够打造一个石狮最大的产品与服务,也不错,比如你在石狮做一个家政,不一定做58那么大,也不一定都要注册账户,人最烦的就是注册账户,你可以用微信和微博进行服务。


未来,手机成为最大的载体,PC只是一个基础。


在中国,目前看得到最基础的两个社交网络平台是微博和微信。



互动访谈


主持人:

大家现在有一个说法,互联网企业是天派,传统企业是地派。您是属于什么派呢?


蔡文胜:

我是人派。有了人,就有了价值。人是产品和技术的灵魂。


“没有正儿八经的商业模式”是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。我投资一个人,是看他的思维和想法,投资后他做什么了,已经和我没多大关系了。


1994年我离开石狮,去过一段菲律宾。到1999年,偶然间,买到一个互联网公司的股票,误打误撞就进来了。得益于知识获取的改变,有了互联网,让自己的知识得到提升。互联网带来的最大的变化是学习的改变。学习的方法完全改变了,你不用出门找师傅,不管你做什么行业,开一个店,或者做互联网,你要做的事情是你找出这个行业和这个世界最牛逼的100个人,你看出他们哪里做的好,哪里需要改进,你就成了专家了。


我为什么选熊俊和伊光旭他们俩投资呢?都是我们福建人。我如何认识熊俊的呢?他是龙岩人,读的书也不多,去厦门一家公司上班,07年买第一台iPhone,发现不好用,因为很多人不知道要注册一个账号,然后可以下载软件,都要让别人帮助下载,当然,这个痛点其它人想了就过了,但他就去钻研,后来开发了一个手机助手,也就是91助手,后来流量大了,就找投资人。当时福建最有名的网络公司是上市公司网龙,所以就找网龙刘总。网龙觉得这孩子不错,就收购吧。刘总开10万块,扣去2万所得税,熊俊拿到了8万块。后来网龙给他开一个月1.5万公司,让他留了下来,这是2007年的事情。做了三年,因为网龙是个上市公司,无法再给他股票,所以熊俊就出来再创业,但他想要找中国最好的投资人,所以就找了李开复先生,熊俊希望在厦门创业,开复先生就将熊俊推荐给了我。谈了两次,根本没谈要做什么,就谈对互联网的看法,觉得理念一致,就投钱给了他。


我们再回头去看看跟光旭的认识。光旭是武夷山人,一开始就一人在豆瓣做兴趣小组。当时找我,说是要买一个冷笑话的域名。他从南京来厦门时,没钱买飞机票。他当时做冷笑话,有20万粉丝,很多人认为冷笑话的数据是假的,是刷出来的,我很认真去看它的微博,发现一开始没人关注它,光旭就跑到任志强等大V去评论,形成互动,然后粉丝量、评论和转发在一点点增加。当然他本身就长得像冷笑话,这也是一个优势。当我发现他是这么做起来,我就建议他到厦门来创业。我给了他一百万,他租了两房,一间做住房,大厅当工作室。我们想想他这几年进步有多大,他现在去台湾,马英九都找他谈论互联网。再说一条,光旭他自己知道,目前来讲,微博营销是很成功。但他必须要做出自己产品,最终我们要做出自己的产品,这样才算告一段落。


传统企业如果感悟过来,散发的魅力会更大。将相本无种,只要我们敢于抛弃原来的包袱,就可以再起步,重新起来。传统企业如果能赶路过来,有机会的。不破不立,抛弃原来曾经大家觉得牛的东西,从零开始,才会有新的跨越。我为什么做事情比较顺,得益于前期传统行业的经历。


来源 海峡商业 作者 蔡文胜



举报 | 1楼 回复